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男性冒险者的地狱!还是天堂?】(01)【作者:anjisuan99】
【男性冒险者的地狱!还是天堂?】(01)【作者:anjisuan99】
字数:9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引子

  大雨滂沱。

  一位身穿墨绿色斗篷的青年猛然撞开了民宅的木门。

  七横八竖的尸体。不用看了,年轻人想,肯定还是那种诡异的死法:男性全都面容枯槁、肌肉萎缩,身上一点血色也无,好像晒干的鱼干一样。女性有一部分失踪,另一部分则被匕首割开喉咙随意丢在一边。

  这个村子里的人,怕是全都死光了。

  青年看着这些尸体。尸体并不令他害怕,但制造这些尸体的人的确令他害怕了。

  「喵~ 」

  只是一声普通猫叫,青年却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从房屋另一侧的窗户翻了出去。

  那只该死的黑猫。实在甩不掉它。

  敌人是依靠黑猫来搜索我的位置的。那个女人。男青年一边逃跑一边想着,她和她的猫,两双眼睛,可以分头行动。虽然目前还没有攻击我,可是她一定就是屠村的凶手——那种可怕的气息令他感到窒息。

  「哈哈哈,」戏谑的笑声从黑夜中穿过了细密的雨滴,回响在空荡荡的街道,「还要继续跑吗?小鬼?」

  青年又闯进了一所屋子。

  「好好好,哈哈,你想继续玩人家肯定会陪你继续玩的哦~ 」

  喵~

  「可恶!」青年不由得骂出声来。又被发现了。

  好累。

  青年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他在雨中已经奔跑了半个钟头。再好的体格也吃不消啊。可是对方明明是个女性,而且一直在暗处移动,这么长时间还能轻松自如地和自己闲聊。这绝对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

  再这么跑下去,恐怕会被对方玩死。

  青年摸了摸腰间的短弯刀。现在必须要主动求战了。

  「臭女人!你别再用你的破猫吓唬人了!有本事自己出来!」

  青年朝窗外大声喊道。

  她会乖乖听话吗?毕竟对方应该也很聪明,这样不断消耗我的体力我一点办法也没有。青年心里还算是有点忐忑。

  「呵呵,小鬼,」女人的声音在空中飘散,无法分辨是从哪里传来的,「不打算在一路跑下去了嘛?不错,那让人家和你玩玩吧~ 」

  什么?最后这句话,分明是在自己身后传来的。青年来不及思考,立刻抽刀出鞘,寒光一闪,弯刀毫不留情地向身后砍去。

  眼前的这是什么?金黄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弯刀则堪堪碰到了发梢,锋利的刀刃切开了细细的发丝——可是这难道说,对方在我头顶?青年还没来得及思考,欢愉的笑声就从头顶传来,紧接而至的,是两条温软的大腿夹住了自己的脑袋,对方全身的重量一瞬间都压在了青年的头顶。

  「不错哦~ 你反应速度比我想得要快呢。」青年的脸完全被女人的胯部覆盖住完全看不见东西,鼻腔的呼吸吸进了对方的体香——这是一种沁人心脾的青草一般的香味。

  精灵?这种味道青年认得出来。只有血统纯正的女性精灵才有这种独特的醉人芬芳。

  可是来不及让他品味。头上的女性狠狠一扭腰,就带着青年的头一起栽向了地面。

  砰的一声。额头和地面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呃啊!」青年惨叫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脑袋里的东西都装得七荤八素,一下子分不清方向了。

  「身体也挺结实呢,脖子竟然没断哦~ 」女性轻松地站在青年的头边,精灵特有的高挑、纤细的身体曲线被蜡烛的光芒完美地投射在了墙上。她几乎没有着任何甲胄,只是双乳和两腿之间有简单的皮革保护,剩下的雪白肌肤都裸露在外,虽然在大雨里行动了许久,可是仍旧一尘不染。

  青年这一下虽然没死,可是他知道是自己命大,躺在地上看着对方的高跟鞋,他知道自己大概不是这个女精灵的对手。可是刚那一下太狠了,自己现在几乎无法行动。好在对方似乎也不想补刀把他杀掉。

  「还能动吗,小鬼?」女精灵微笑着看着自己脚下的猎物。

  「想不到这村子里还能遇见游侠呢。」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脚把青年翻了过来。青年看着高挑优美的女精灵,不敢相信这么纤细的身子竟然有这么高的战斗力。

  可恶,竟然一回合就被秒杀了……

  怎么说也太过分了。

  女精灵打量着青年的脸,笑着说:「正好哦,游侠的精液可能比其他那些村民的加起来还要美味哦。」

  啊?青年完全没想到对方想要榨取自己的精液。

  因为精灵一向厌恶和她们认为低等的人类性交,哪怕接吻都令她们感到恶心。可是眼前的这个精灵却主动说出要他的精液这种话……

  不对劲。

  青年的脑子飞快运转着。不过不管他究竟想没想明白原因,女精灵已经飞快地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刚刚还在战斗的青年的鸡鸡现在已然坚挺着——好像吸了一口对方的体香就变成这样了。男青年回想起来了。

  可是精灵的体香绝对没有这种催情效果吧?

  「哦呵呵,」女精灵已经压在了对方的身上,双手摸着青年的脸庞,「要死了还在想事情吗?真不愧是游侠呢。别再想啦,也不用害怕哦,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舒服的死法哦~ 」

  有机会!游侠的本能并没有被性欲所淹没。

  男青年突然从靴子里抽出匕首,毫不犹豫地刺向了女精灵的脖颈。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女精灵也颇为意外,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么一个被自己骑在身下的男性还有抵抗她魅惑的能力。

  「啪!」

  「不行哦喵~ 游侠先生动歪脑筋了喵!」

  一只白嫩嫩的小手突然出现,稳稳地抓住了青年的手腕,这股力量让青年全力挥舞的匕首立刻停在了半空,连一点动弹的能力都没有。

  这什么情况?青年吃惊地顺着纤弱的胳膊看过去。

  猫、猫女?

  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相貌、微笑着露出虎牙的小姑娘正跪坐在他的身旁,头上两个大大的猫耳非常显眼、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有节奏地左右摆动着——男青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是的,这并不是一只精灵和她养的猫,而是一起行动的猫女。早该想到的!哪有这么聪明的猫啊!

  可是这一切已经太迟了。猫女的确会吸食精男性人类的精液。刚刚吃饱喝足(这一村子的残羹剩饭)的猫女力量之强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小巧的身子大概有和灰熊一般的力量。青年知道,如果她愿意,现在就可以把她手里握着的自己的手腕捏碎。

  青年还在后悔着,女精灵已经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干得不错哦璃儿。」
  「嘻嘻~ 」被叫做璃儿的猫女被夸得一脸傻笑,捋着自己的大耳朵说,「哪有喵,一般一般啦喵~ 」

  「我先吃一点,等他快昏过去了再让你来。毕竟你还不太熟练嘛。」

  「喔~ 」璃儿讪讪地点点头,说:「是的喵,虽然已经吃了好多了喵,可是大家一乱动还是会好痒喵。」

  女精灵已经在青年的鸡鸡上找准位置坐了下来。青年立刻感觉到一股细密、温暖的波浪一般的快感席卷了全身。

  「啊~ 」

  陶醉地呻吟。

  「哈哈,舒服吧~ 」女精灵得意地慢慢摇动身体,控制着施加快感的节奏,「一般的男人十秒钟之内就会开始射出来哦。」

  青年游侠狠狠咬着自己的舌头,剧痛让他在快感浪潮之中稍稍有了一些理性,这种蜜壶所带来的惊人快感绝对不正常,过于强力、过于急切了,这不是正常的生命所能达到的程度——

  「你——你究竟——」青年吃力地说。

  「哈哈哈哈哈,」女精灵对对方仍然能正常地说话感到又惊又喜,「游侠真的不一样啊!璃儿你看他竟然还能说话呢!」

  猫女在一旁也很惊讶的看着我,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本有点扩散的瞳孔也变成了猫所独有的细细的一条线,耳朵兴奋地抖动着,「真的喵!其他的男人,被姐姐一坐下,就立刻没法抵抗了呢。」

  「既然这样,」女精灵稍微停顿了一下腰肢的扭动,让对方在自己胯下稍微有了喘息的余地,「看在你已经是要死的人的份上,就告诉你答案吧。」说着,一条系长的紫色尾巴从精灵的屁股后面伸了过来,轻轻点在了青年的鼻子尖上。尾巴的末端还带着心形的尖刺。

  「魅——魅魔——?」青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哈哈哈哈,不要一脸绝望嘛,人家会让你很舒服的~ 」女精灵——或者说魅魔——开心地笑着说,「让你非常舒服、非常舒服地死掉的哦!」

  「对的喵,完全不用害怕喵,大家最后都很开心的死掉了喵!」猫女也在一边兴致盎然。

  「嗯~ 」腰肢又开始扭动了,女精灵也发出了惬意的低吟,「说起来,一开始变成魅魔,我也很不开心哦~ 可是后来呀~ 嗯~ 整个身体都变得~ 嗯~ 更敏捷
了呐~ 嗯~ 」

  魅魔化的精灵一边品尝着快感一边自顾自对青年讲述着自己的经历。

  「而且~ 嗯~ 对魔力的控制~ 嗯~ 也更自如了呐~ 比如你看~ 」
  说着,青年感觉自己的鸡鸡被一种奇妙的吸引力有节奏地吮吸着,「人家可以用魔力控制蜜壶哦~ 很厉害吧!」

  不行,要射了!

  最后、最后的机会了……

  青年在魔力榨取还没达到最高潮之前,另一只手也甩了出去,藏在袖子里的飞刀xiu的一声飞向了一脸陶醉的女精灵。

  得手了?

  青年欣喜地想。

  「叮!」

  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响,女精灵轻巧地吐出了咬在嘴里的匕首,不屑地看了看青年:「这点小把戏也想瞒得过我么?看来人类的求生欲望还真的很强哦~ 」说着,她美丽的面庞出现了冷酷的神色,「既然你不想舒舒服服地死掉,那没办法啦,受点苦吧。璃儿,你用他的脸先玩一玩吧。」

  「好的喵!我感觉坐脸是最好玩的呢喵~ 」璃儿看都不看青年一眼,就兴奋地把小巧圆润的臀部压在了对方的脸上。青年眼看着璃儿的皮肤压了下来,自己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臀部冰凉光滑、富有弹性的肌肤死死封住了他的口鼻,窒息的感觉让年轻的游侠叫苦不迭。

  青年挣扎了起来,双手还抓住了对方的屁股试图把璃儿从自己的脸上推下去,可是小小的猫女此刻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岿然不动。

  「嘻嘻,哥哥的力气真的好小喵~ 」璃儿咯咯笑着说。

  「呜呜呜!」

  「咦?哥哥在说什么喵?人家听不见喵~ 」

  「呜呜呜————」

  青年被愈发强烈的窒息折磨着,不断扭动着脑袋。可越是这样,脸上坐着的璃儿就愈发兴奋起来。

  「喵……继续加油喵……多动一动喵~ 」

   女精灵也再一次用自己的残忍又迷人的蜜壶榨取了青年的鸡鸡——

  要、要死了吧。

  无法呼吸、眼前一片漆黑的青年绝望地想着。耳边是璃儿愉快的喵喵声和女精灵嗜虐得意的嘲讽……

  可恶啊!莎莎!你怎么还没到!这路迷得也太离谱了!

  青年不由得问自己:

  我怎么找了个这么蠢的队友!

                 一

  「『空白大潮』的概念,是最近一次魔力潮汐的时候才被德鲁伊提出的,用以解释之所以会出现百年一轮的魔力消长的原因。」戴着曲面玻璃的精灵用手指着厚厚的书本,在蜡烛的光亮之下大声诵读着文字。

  而在堆满卷宗和文献的木桌对面,坐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灰黑色的斗篷上沾满了马毛和尘土,青涩的脸上稍微长出了短短的胡须,困倦的双眼死死盯着跳动的烛光。

  「好啦好啦,」青年摆摆手,「艾恩先生,您就直接告诉我,潮汐来了没有。」
  老精灵叹了口气,抬起眼睛从镜片的空隙看着对方:「你们这些年轻人,整天做着游侠梦,盼着魔物肆虐是吗?」

  「哎哟,您这不明知故问么,潮汐时代的游侠和赏金猎人,杀一个怪物能赚一百多银币,这他妈的比我们家一年都多。这比我天天在学校念书不是强多了,我又考不进大学院,念这些书有什么用!」

  老人翻了翻白眼,把书卷狠狠放回架子,扬起了一阵灰尘:「那你知道上个潮汐时代,大概一百二十年前,你所谓这些游侠、赏金猎人的平均寿命是多少?」
  青年满不在乎地问:「是多少嘛?」

  「三十二岁。」

  「真的假的?!」

  「你们人类的学院书库可能没有类似的统计,可这里,我们精灵,德鲁伊们的统计数据是永远不会遗漏、永远不会出错的。」

  「切,吹吧。你们精灵最厉害的就是吹牛了。」

  「哈哈,」老人讽刺地笑了笑,「可比不过人类。」虽然这么说着,老人沉吟了一下,正襟危坐起来,换了一种严肃的口吻和青年说:「年轻人,你既然有心思来母树问德鲁伊这个问题,说明你也不是完全的蠢货,忘掉你的白日梦吧,好好珍惜自己作为人类短短几十年的寿命,享受享受生活,娶个漂亮的妻子——」
  「打住打住打住!」青年不耐烦地摆手打断了他,「这语气怎么和我爹妈一样,德鲁伊先生,只要简单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好吗?」

  「哼,小鬼,我说了这些,也算仁至义尽了,」老人无奈地摇摇头,「那么听好了,根据我们的观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潮汐来临——」

  「不会吧——」

  「别插嘴,还没说完呢,」老人不高兴地说,「虽然没有观测到典型的魔物杀人、人类变异之类的现象——大家都知道,上一次的潮汐就产生了大规模的男性兽化和食尸鬼、恶魔之类魔物的滋生,其中兽化的男性变成狼人、或者单纯的渴血的疯子导致诸多城镇沦为鬼城——但这次完全没有这种现象,不过从魔力的脉动来看,空白大潮确实已经开始了。」

  一阵沉默。

  「所——所以呢?」

  老人强忍住骂人的冲动,闭上眼睛慢慢的说:「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潮汐已经来临,只是为什么没有明显的现象,还不得而知。」

  「那您就说来了就好嘛,说这么多我又听不懂!」青年大出一口气,显得十分开心的样子。

  「孺子不可教!」

  青年也没再搭理对方,站起来道了声「再见」就要离开,冒失的动作引得四周的烛光一阵摇曳,投射在墙上的影子快速晃动着,老人在身后说了声:「等等。」
  「嗯?还有什么事吗?」

  「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有些惊讶,但还是回答:「塔利,波利斯的塔利。」

  「波利斯的塔利——嗯——」

  「怎么了?问我的名字干嘛?」

  老人摘下卡在长长的尖耳上的镜片,抬起头朝他笑笑:「波利斯的塔利,你很可能是新潮汐季记录在案的第一位游侠哦。」

  青年的眼睛里闪着激动的火焰,兴奋地点点头:「哈哈!真的吗!艾恩先生,那就等我名扬四海的那一天吧!」说罢,又深深鞠了个躬,走了出去。

  老人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重新关上的木门,苦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或许也是记录在案的第一个死者。」

                 一

  波利斯是一座无聊的城镇。这是塔利提起波利斯的时候,永远的开场白。宜人的气候让这座小城四季如春,换言之,就是一年里永远都是同一副景象。这是塔利不喜欢波利斯的众多原因之一。或者说,这是塔利不喜欢波利斯的结果之一。
  不过自己已经离开波利斯三天了,沿途的景观也是千篇一律:农田、树林、农田、树林。啊啊啊!原来做游侠也这么无聊吗?为什么没有事件发生?为什么没有哪里出现奇怪的生物、半夜听见诡异的响声,第二天发现家里的奶牛被吃掉了?

  可事实就是,到处都是一片祥和。

  塔利大概循着农人所指的方向,往附近的一处村落策马而去。终于在这一天的傍晚到达了那个聚落。

  正好赶在晚饭时间。

  塔利很快找到了村子里唯一的酒馆——酒馆是一个村子给旅人提供住宿、饮食或者消息的最佳场所——塔利还是第一次以游侠的身份踏入酒馆。

  要怎么样才能显得自己很熟练的样子?塔利心里盘算着。看别的地方来波利斯的游侠,都是大嗓门、在酒馆里总是揍别人、或者调戏酒吧侍女的。

  嗯——大嗓门挺容易,揍人呢?自己第一次还是算了吧,至于侍女嘛,自己长这么大还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呢,怎么能直接上升到拍屁股的高度?

  塔利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废柴。

  「哦哈~ 远方的客人~ 欢迎光临!」一个甜美的女声在塔利刚刚推门进来的时候响起。

  塔利不由得循声望去,就见一位穿着女仆服饰的少女俏生生站在一旁,少女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一手端着装着奶酪的大盘子,正准备给客人上菜。说是十七八岁,是声音和面孔还是小女孩一般甜美可爱,身高也大概只到塔利的胸口,但是挺拔的胸口和裙子下面双腿的曲线,都有完美的弧度,白色的丝袜和黑色的皮鞋让这一切更加诱人。

  我的妈啊。塔利心想,这么普通的一个村子,这么普通的一家酒馆,侍女怎么比老家最漂亮的女孩还美?而且还穿的这么精致?塔利看着她甜美的笑容和眯起来的眼睛,一下有点痴了。

  不过对方倒是这么打过招呼之后就又转身走开忙别的了,这一下子让塔利怅然若失。他深呼吸了一下定了定心神。可不能丢了气势!自己是游侠!要酷!
  他快步走向吧台,跟吧台后面胖胖的老板招呼着:「随便来点吃的,来杯啤酒。」

  「好嘞!」胖老板马上打了一大杯啤酒端了上来。而塔利握着啤酒杯,四下搜寻着刚刚那位可爱的女仆的身影。

  「客人,您在找莎莎吧?」老板仿佛看穿了塔利,笑着问。

  「咳咳!」塔利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装模作样地说:「我是看看——嗯——这酒馆生意真不错!」

  胖老板:「那当然,很多客人都是慕名而来呢。」

  「什么名?」

  「瞧您说的,您肯定也是吧?方圆一百多里,最漂亮的侍女——莎莎。不用害羞,很多人都是想来看看她的。我们特意给她买了品质最好的衣服呢!」
  塔利有点惊异地瞪大了眼睛:「哦?她真这么有名?那个——莎莎?」
  「是的啊,客人您从哪里来?」

  「嗯,波利斯。我是波利斯的塔利。」

  「哦哟,波利斯可是大城市啊!」老板发出夸张的惊叹声,未免有点过于浮夸了,「但是离这里也不远啊,我们这里也有不少从波利斯来的客人呢!」
  塔利一脸惊讶:「我、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哎?您真不是为了莎莎来的啊,」胖老板有点讶异,「您是?」他仔细打量着塔利,使得后者有点姿势僵硬,几秒钟之后,老板的眼睛瞪得比刚刚还大,「啊呀啊呀!瞧我这眼神,这斗篷、这纹饰,您是位游侠啊!先生真是太对不住了!我眼拙!只是现在几乎见不着游侠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失敬失敬!」
  看着老板毕恭毕敬的样子,塔利心里飘飘然了起来,果然做个游侠就是有面子:「没事没事,干我们这行的也确实不多了呐!」不错,显得很老道的回答。
  塔利洋洋自得。

  老板擦擦汗,笑意更浓了:「游侠先生,您不是想看看莎莎嘛!我这就给您叫去!不过话说回来,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都行,可不能动别的心思,虽然不是亲生女儿,但是好歹也是养了好多年的养女。拿出来当生意卖我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好的,我塔利不是那样的人。」塔利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做游侠也太舒服了吧?从小到大还没人主动来献殷勤呢。

  「莎莎!莎莎!出来出来先别忙了!」老板大喊了起来。

  随着一阵喧嚣,可爱的女仆从厨房挤了出来:「来啦来啦!干什么呀爸?」
  「快来见见波利斯来的游侠,塔利先生。这年头游侠可太少了啊,见一个少一个了。」

  怎么说话呢!塔利心里吐槽着。不过看见莎莎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起来,哇哦,塔利心里感叹着,从来没见过这么甜美的少女,就像蜂蜜一样甜美又自然,太迷人了。

  「哇,游侠好像听说都很厉害呢。」莎莎还在打理着腰间的围裙,「为什么这么少了呀?以前很多吗?」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扫得塔利心里痒痒的。
  塔利强作镇定地说:「嗯,一百年前还是很多的,后来魔力潮汐结束了,吃人的魔物也越来越少了,自然就没人做了。」

  「也是因为游侠是高危职业呀,绝大多数游侠都死在自己的职业上。」老板很不合时宜地插了一句。

  莎莎有点困惑地歪头说:「那塔利先生为什么还要做游侠呢?」

  这个问题塔利在路上已经排演过无数次了,他露出自信的笑容,眼中闪出充满热忱的光芒,双手握拳放在胸口,大声歌颂:「我从母树圣地的德鲁伊那里带来了天相变动的消息,新的潮汐就要到来,凶恶的魔物和可怖的诅咒又要肆虐大地,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

  「额。」

  莎莎一脸痴呆地看着塔利——或者说,一副看白痴的表情。

  「——那个,」老板率先打破这可以杀人的尴尬,「说的、说得好!说出了——那个——伟大的理想!」

  这比之前还要尴尬吧。塔利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精彩宣言竟然反响如此不好,老板说了什么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莎莎对此怎么评价。少年在这个世界上最在意的,永远是少女的印象。

  莎莎歪了歪嘴:「还以为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呢。」

  塔利顿时像被幽魂诅咒的倒霉鬼一样失魂落魄起来。游侠之路看来不好走啊。恋爱之路看来更加难走。

  不过莎莎马上有兴趣盎然地看着塔利的装备,伸出手来:「那个,游侠先生,我可以摸摸你的斗篷吗?」

  「啊、当然!没问题!尽管摸!」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塔利的肩膀、胸口,在触感传来的一瞬间,塔利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完全不能动弹。手指轻轻地、慢慢地抚摸着塔利的墨绿色斗篷,滑过金线刺绣的「火烧蔷薇」纹饰——这是游侠公会的官方标志——虽然只是手指轻轻地抚摸,但是塔利看着要贴到自己身上的妙龄少女呼吸还是急促了起来,因为莎莎的身材娇小,塔利此刻只能看见对方乌黑的秀发离自己的下巴只有几毫米,少女的气息进入了塔利的鼻腔,让他的下体也慢慢硬了起来。

  「哇哦。做工好精致哎——」脸要贴在塔利胸口的莎莎低声赞叹着,丝毫没有察觉塔利的脸已经红得像小猪一样了,「这个布料也好有质感哎——」

  「哦哟~ 这刺绣——」

  少女完全沉醉其中了。

  「哇!」少女惨叫一声,突然像触电一样把手缩了回去,「这个、这个这个花纹,感觉手指被针扎了一样,好疼……」

  塔利连忙道歉:「不好意思莎莎姑娘,那个、那个,我忘了这个斗篷是用附魔的针线纺织而成的,对魔法元素会产生反应——」

  「魔法——元素?」老板有点讶异地说,「可是,莎莎她只是个人类啊……」
  莎莎还在揉着自己的手,有点委屈地说:「是的啦,疼死了。这东西是不是坏掉了呀!」

  塔利也很慌乱,连忙解释说:「我、我也不知道!实在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心里也很奇怪,这斗篷平时别人碰也没事啊,自己穿着也没事,为什么今天突然把莎莎给电了。

  莎莎又甩了甩手,冲塔利笑了笑,说道:「好啦好啦,就疼了一下下。可是,这种东西真的有用吗,只是稍微疼了一下哎。」

  「不不不,如果真是魔物而且抵抗力不高的话,这可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可怕呢。」塔利得意地说,「这应该算是游侠最珍贵的装备了。」

  莎莎瞪大了眼睛说:「哇哦,这么厉害!那我要再摸摸!」说着就又伸出手去。

  「——等一下莎莎小姐!可能会——」

  「哎?这次就好了哎。」莎莎惊喜地说着,「不会再有刺痛的感觉了呐。好神奇!」然后摸得更起劲儿了,两只手在塔利的斗篷上从上到下地摸了起来。
  这可苦了塔利——或者说,这可便宜了塔利——少女的双手让他浑身瘫软无力,都快要站不住了,而莎莎则一路快要摸到塔利的胯下了。

  「啊!那个——莎莎小姐——你——」塔利看着莎莎弯腰从女仆装的领口隐约露出的乳沟,下体硬的像石头一样了。他紧张地看着一旁的老板,而对方则还是笑眯眯地在一边看着女儿开心的样子。

  那双光滑的小手不断接近着塔利身上最敏感的地带。

  也不断让塔利身体的温度升高。

  他强忍着让身体不抖动得太明显,可是鸡鸡本身是不受指挥的,现在正在一跳一跳地颤抖着。

  「咦?这个硬硬的是什么……」

  莎莎的手摸到塔利的鸡鸡的一瞬间,塔利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嘴里不由得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莎、莎——小姐——请你——」

  「啊咧这是什么啊好奇怪。塔利先生的武器吗?藏得真好呢!」莎莎饶有兴趣地对着鸡鸡隔着衣物轻轻捏了一下。

  「噫!!——」塔利直接跳了起来,只是这么轻轻一捏,竟然直接射了出来。说实话,塔利还是个处男,但是好歹已经长这么大了,手淫这种事还是干过的。
  可是莎莎的小手就这么捏一下自己居然就射了,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莎莎仿佛有着某种神秘的魅力,不仅仅是可爱的外表、甜美的声音和傲人的身材,而是一种更加难以言说的、更加动物性的魅力。

  世界上会有男人不喜欢莎莎吗?恍惚之中塔利这么想到。

  恐怕不会吧。

  射精的快感持续了两秒钟,塔利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他看着被自己突然跳起来吓了一跳此时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的莎莎,和一旁总算回过神来正在猜测发生了什么的老板,顿时觉得无地自容。

  「啊——那个!」他不自然地大嗓门喊叫,「能不能、能不能带我去一下客房,我、我我我我有点困了!」

  「可是——您点的菜还没上——」

  「一一一一一会送到房间里吧!!」塔利说着赶忙往楼梯走了几步,双手捂着裤裆以掩饰那里湿漉漉的痕迹。

  「哎?」莎莎困惑地看着突然变得奇怪的年轻游侠,「游侠先生刚刚开始就好奇怪啊——是不是、是不是莎莎惹您不高兴了——」

  啊?其、其实正好相反啦!塔利心里抱怨着,「没有没有——」

  莎莎却完全无视对方的辩解,立刻像王宫里真正的女仆一样狠狠鞠了个大躬,两条辫子都甩了起来:「对不起!游侠先生!莎莎实在不懂事,惹您不开心了!请您一定要原谅莎莎!」

  「好好好好、原谅、原谅了!——」塔利狼狈得就快要和莎莎一起互相鞠躬了。

  「谢谢游侠先生的宽容!一会的晚餐莎莎会给您送过去的!」说着又飞快地鞠了几躬——这就不像是王室礼节了,果然还是乡下的女孩,活泼天真的本色一览无余。

  还是赶紧上楼吧。塔利一刻不停一溜烟跑上了楼。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